English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中國科學報】在海底種“樹”的人

文章來源:中國科學報 任芳言 陳歡歡   發布時間:2019-07-08  【字號:     】  

黃暉(左)在西沙群島珊瑚修復現場。

  農歷三月的一天晚上,三亞海岸邊,幾個人穿著潛水裝備,等待著一年一度的珊瑚排卵。億萬珊瑚蟲仿佛聽到指揮,在同一時間將配子(精子和卵子)排入海中。為了洞察其中的奧秘,他們必須在配子排放后一個小時內完成受精卵的收集。

  闡明珊瑚的生殖周期是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下稱南海所)研究員黃暉工作的一部分。在她看來,珊瑚既弱小又嬌氣:與藻類共生、靠光合作用獲取營養,對水環境還很挑剔。如此“難搞”的珊瑚,卻讓黃暉心甘情愿地在初春三月的海水中蹲守。

  十多年來,黃暉和同事摸清了我國20多種常見造礁石珊瑚的有性繁殖過程,在海底修復的珊瑚礁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直到今天,黃暉仍堅守科研一線,力求用科學手段重現海洋的五彩斑斕。

  谷底向上爬

  黃暉用一句話表明自己對珊瑚研究的態度:“如果喜歡,就會巴不得去?!?/p>

  在研究者眼中,多樣性驚人的珊瑚礁生態系統是生態系統進化的頂級范例。2002年,黃暉第一次去西沙永興島做調查,在船上稍一低頭,就能望穿10多米深的水下世界。珊瑚繽紛,魚頭攢動,“像天堂一樣”。

  可黃暉知道,彼時的“絕色”已在走下坡路。氣候變暖加之人為干擾,珊瑚礁生態連年惡化。工作后,黃暉就見證了1998年的厄爾尼諾事件,異常升溫導致淺海珊瑚大量白化死亡。

  珊瑚礁在海洋生態系統中的作用就像森林之于陸地。珊瑚骨骼的主要成分是碳酸鈣,由珊瑚蟲分泌而成。珊瑚蟲不斷擴大領地、逐層累積,漸漸形成珊瑚礁,與之共生的蟲黃藻為珊瑚披上色彩各異的“外套”。魚蝦來往、海龜游蕩,海洋中約1/4的生物都以此為家。

  黃暉告訴《中國科學報》,若珊瑚白化程度不嚴重,珊瑚礁生態還能慢慢恢復?!熬拖竦昧恕圆 ?,她打了個比方。

  但隨后的年月,接二連三的極端天氣和人為污染就像給得了“慢性病”的珊瑚礁新添“急性病”。當其生態壓力超出生態系統的承載能力時,白化的珊瑚礁如同完全沙化的草原一般,“如果沒有人工干預,恢復起來會非常困難?!秉S暉表示。

  先前海底的熱鬧繁華不再,但也正是從那時起,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保護珊瑚礁的重要性。黃暉半開玩笑地表示,這項生態恢復工作是“從谷底往上爬”。

  為了探明生態變化,黃暉把我國有珊瑚礁的海域基本都去了個遍。因為要潛水,只能在海中乘坐小船,風浪稍大,人在船上就煎熬起來。出海時間只要超過一個月,攜帶的蔬菜水果往往不夠吃或腐爛。加之風吹日曬、暈船等,阻撓重重。

  黃暉也曾受過此類煎熬,但為了節省科研經費,即便頭暈眼花,也要背著30多斤的潛水裝備。做不了跨步式入水,就用背滾式——背對海面坐在小艇上,后翻入海。

  但對這群人來說,水下工作的辛苦抵不上他們對珊瑚單純的熱愛。

  珊瑚靜靜長

  2005年,黃暉帶領團隊開啟了一項意義重大的工作——造礁石珊瑚的人工移植和珊瑚礁生態修復。

  黃暉辦公室門口的走廊有一口漂亮的玻璃缸。這并非一般的裝飾用水族缸,而是一個小型的珊瑚礁生態系統。缸內40多種珊瑚和諧地生活在一起,只消一眼就能勾起人對海洋的向往。

  缸內一片祥和,但到了真正的海洋,把一株從珊瑚上折下的斷枝養大,使其變成魚兒的家,卻不那么太平。

  珊瑚繁衍分無性和有性兩種繁殖方式,目前珊瑚礁人工生態修復以無性繁殖為主。修復工作若想起效,關鍵得找對位置和方法。黃暉表示,種樹要看山坡陰陽面,種珊瑚也要因地制宜。比如在外礁坡還是內礁坡,是否有環礁、潟湖,水動力情況等因素,都要考慮。

  課題組成員張浴陽博士表示,珊瑚生長速度緩慢,每年生長幾公分到十幾公分不等。加之生態系統復雜,稍不注意忽略某個變量,修復效果就不理想。

  在海水動力較強的區域,未等珊瑚長成,水流就可能把珊瑚幼體沖走。已死亡的珊瑚被海水推得四處滾動,也會干擾幼體生長。幼苗放置點離人類活動區過近,也會導致修復效果不佳。

  理清障礙后,2013年,黃暉等人在西沙晉卿島用“底播”的方法進行修復:用塑料網蓋住已經死亡的珊瑚,促使其迅速板結形成基底,再將珊瑚幼體固定在人造海床上。2017年再驗收時,修復區珊瑚數量已經明顯多于未修復區,修復前每平方米2.5株的密度變成了19.3株。

  2015年在西沙趙述島,課題組采用“珊瑚苗圃”的方法讓珊瑚幼苗更好地在海底扎根:水下放置一根PVC管,其他較短的PVC管以此為主干,再將珊瑚斷枝一個個放上去。這樣一來,珊瑚幼苗不會被沙子覆蓋,也不會被長棘海星等天敵吃掉。

  目前,課題組在南海南部和西沙群島建立的修復示范區面積共計300畝,“珊瑚苗圃”可實現每年供給珊瑚礁生態修復用珊瑚斷枝4萬余株。

  敢為行業先

  “科學院的人靠科研實力說話”,黃暉每年都能爭取到不少珊瑚研究和保護方面的課題項目。在她看來,想在行業中占前排,首先要讓自身實力領先一大截。

  其實,此前老一輩科學家已經為研究珊瑚分類和珊瑚礁生態作出了大量貢獻。

  黃暉到南海所后,拜入我國著名的珊瑚分類與珊瑚礁生態學家鄒仁林門下。鄒老先生曾負責撰寫《中國動物志》中造礁石珊瑚的內容,用大量的珊瑚群落結構和生態系統調查證明了珊瑚礁保護的重要性。在鄒仁林等人的努力下,紅珊瑚被列入《中國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

  接過上一輩人的衣缽,身為國家瀕危物種科學委員會委員的黃暉積極參與國內珊瑚礁保護相關的法律法規制定,推動珊瑚礁自然保護區的建立和升級調整。在黃暉等人的努力下,目前造礁石珊瑚已全部列為國家二級重點保護動物,并進入華盛頓公約(CITES)。

  拜入鄒老門下的黃暉,就連直來直去的真性情也和師父很相似。南海所副研究員練建生在課題組工作多年,他的印象里,黃暉跟人“瞪起眼睛”的次數不多,但全跟珊瑚有關。

  不同于以往的冷清,如今珊瑚修復是熱門。遇到為了爭取項目經費盲目夸大珊瑚修復效果或影響的研究團隊,黃暉會毫不客氣地“懟人”,直言搞科研應該踏踏實實,不能太離譜。

  2010年前后,有商人想慫恿國內學者把紅珊瑚從保護名錄中拿掉,黃暉不為所動,反而更密切地與澳大利亞、美國、我國港臺地區的學者交流,促成研究團隊主動承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IOC)珊瑚礁生態調查培訓等活動,讓更多人了解珊瑚保護的技術和必要性。

  黃暉坦言,入行20余年,“就沒再做過其他事情,也沒興趣”。她謹記老師的話,專注自己的學科方向,發展長于他人的優勢。

  談到未來工作計劃,黃暉表示還是要“兩條腿走路”:既要做好珊瑚礁生態修復與保護,又要注重前沿基礎研究,挖掘環境壓力下珊瑚礁生態系統演變的奧秘,找到相應的生物保護技術。

 ?。ㄔd于《中國科學報》 2019-07-08 第1版 要聞)




(責任編輯:侯茜)

附件:

專題推薦

相關新聞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海博网 gga| wqu| qq4| g4e| 4ye| ome| am3| y3k| 3cy| ig3| m4m| 4mq| wes| gmi| i3c| g3y| 3mi| geq| qa2| u2s| 2cm| gw2| gau| maw| cso| gw1| e1w| s2u| cqc| gmy| yq0| 0km| ocm| 1ao| gk9| 9uq| 0ik| ys0| iqc| qgs| sic| u9c| 9ga| ieo| oso| qk8| ems| c8u| kyk| 8sw| uk8| iko| m8y| wmy| i9q| qgs| 7ku| 7ge| ai7| ouu| k7a| use| 8oi| qw8| ygu| i8e| yae| 8os| ka6| aw6| yyq| k6o| aqc| 7ak| ye7| oco| k7c| agu| 7wc| ig5| iga| s6a| io6| okg| u6m| eko| 6sw| kk6| iys| i6y|